西方民主是阴谋的民主、暴力的民主

2019-04-23 00:26:05    来源:新浪微i博老革i命古玩

在历朝历代中,“一神论”始终是中国强大的生产力和国家统一的宗主,民主制度对于中国,可能就会意味着分解。两个邻近的村,还会说你们庄、我们大队的,打起来就像是打鬼子一样的敌视,何况几种语言完全不同的各地区能够捆绑在一个国家的平台上,何其难也?我们要弱化民族,而强调国家,国家不同于民族,民族只是一乡之众,一乡之众无需有“首”,有“长”足矣。

如果全民歪曲了民主主义的话,估计在座的各位都忙着回乡去投票了,选出你们地方的头目,当你们地方的人和其他三十几个省选出来的代表开始竞争国家首长时,估计按照中国人的极端性格,几个省就要打起来了,你们不打起来,那个你们选出来的头目,也会怂恿你们和其他省打起来,我们放眼所见的世界,那些所谓的西方民主,都是阴谋的民主,都是暴力的民主。

再谈谈另一个话题关于王道:

自大禹灭诸神,斩部落神首开始,中国就进入了以人为本体的王道社会。神权自此被击跨,甚至在大禹其后的1500多年中,中国历史的考古地层中,未出现过与神祭有关的任何器物。直至商中期,神的信仰论才重新燃起,但是这一次中国人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天。天在神之上,甲骨所占卜的就是天问,不是神问。

人族的领袖如果仅仅具备王道,是不足以领天命的,因此一个新的理论在中国诞生——天子论。天子不是神,只是半仙,如果全神的话很麻烦,因为解决不了所有的自然灾害,一旦解决不了,就会被信众唾弃其神力,因此,天子只当是一个中介者,自己没有法力,但自己是一个媒介,代大众向天祷告。

这个人主思想一直延续并成为了中国人文思想的基因。到了武王以暴力造反建立了周,他自称又是接了天命,而商主失了天命。直到汉刘邦也是这么说。到了汉武帝,皇室成员得道的太多了,人人都觉得自己得了天道,是不是大家都可以做皇帝?

汉武帝说不行,这时候冒出来一个奸儒叫董仲舒,董仲舒篡改了先秦的儒家思想,做了政治投机生意,把儒家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法家,背离孔子“精神德操之自然”的理念,把法家精髓的法、理制度搬出来作为模版,虽然儒家在走向灭亡,但是国家确得到了兴盛与统一。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